癡漢輪姦 - 优优色影院

我叫陳香蘭,今年42歲,身高5尺1吋,三圍38D、29、40,是個豐滿得很的太太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。
今晚大家打算為朋友慶祝生日,去聯誼會晚飯打雀局,如果是唱卡拉OK的,我估我已經一早就已經歸家去;可是,沒有想過大家身上的「麻雀蟲」會突然發作,結果真是「快樂不知時日過」,到收場時,已經是零晨一點半才結束。這時才卻發現地鐵收了車,由銅鑼灣返鴨利洲,只好改坐這些極速小巴。
上了小巴後,直接走到最後一排、右側靠窗的位置坐下來,望了一望車內,乘客只是稀稀落落,有4個男1個師奶,不過,這些小巴多數都是這樣,多數等了好耐也都不滿坐。除我之外的還有另外一個師奶,坐在我左前方,側面看起來挺漂亮的,似乎不比我遜色。我估她比我年長一點,留有一頭長髮,一身套裝、絲襪與高跟鞋,揹著個名牌大手袋和一個屬於保險公司的手抽袋,袋內有幾本保險計劃書,我估她是保險經紀。
由於事前沒有如此的打算,因此,就連件冷氣外套也沒有準備,而且,裙子很短,幾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;加上車內的冷氣又很冷,吹得我雙腳大腿十分之凍!即使穿了絲襪,這薄得近乎透明的襪褲,根本就無法禦寒。這時不禁有點後悔,愛襯不愛命,只想在朋友面前表現自己的性感。
唉!算了,反正不過30分鐘車程,而且又不會中途停車。
由於剛才喝了一點酒,頭有點暈沉沉的,所以想打個盹,反正我坐到終點,不怕坐過站。眼睛剛合上沒多久,迷迷糊糊中感覺旁邊有一人坐下,睜眼一看是個粗壯的中年男人,可能是剛剛上車的,不久架車就開了。
頓時我警覺起來,車上那麼多空位不坐,偏偏坐我旁邊,分明不懷好心。
果然不到一分鐘,他一手放在我大腿上,於是我就馬上一手撥開,並想起身離開。可是,沒想到他不動聲色地從口袋掏出一把界刀,而且在我面前亮出刀鋒,不過,他隨即又立刻收起來。
這個簡單動作卻嚇得我六神無主,腦筋一片空白,根本不敢再動。
他見已經嚇住我,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,開始肆無忌憚的撫摸。
我不敢再反抗,誰知道他有沒有暴力傾向?而且手中又有利器,只能自認倒霉,心想反正在小巴上他也不可能太過份。沒想到我錯了。
我看著窗外盡量不理會他,但被撫摸的感覺仍不斷觸動我的神經。
他的手掌很粗糙,撫摸的時候感覺,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,這其實很舒服,但這種色狼行徑又使我十分厭惡,整個感覺很複雜。
摸著摸著已經摸到我的下體,於是我盡量夾緊大腿,讓他不容易活動,不過,沒想到這無恥的色狼居然一把將我左腿拉開,放在他右大腿上,右手又繼續隔著襪褲和內褲,撫摸我的下體,當然啦!我還記得那把界刀,所以仍舊不敢動。
不久之後,我竟然感覺到下體流出淫水來。雖然我心裡極端厭惡,但兩個多月沒被老公碰過的身體卻做出不同反應。
這時我這樣告訴自己「我是被迫,並非我喜歡。」但係我又有點希望他不要停。因為希望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,以降低我心中的羞恥感。這是心裡十分矛盾。
他見我沒有抗拒,動作更大膽,伸出手掀起我的這條已經十分短的百褶裙,然後再伸手進入我的襪褲和內褲,直接去摸我的下體。
當他發現我的下體已經濕漉漉,變的更興奮,粗糙的手指在我陰唇上來回磨擦,並不時去觸摸G點,這感覺比剛才隔著襪褲和內褲撫摸要強上數倍,頓時一股電流直通腦門,不禁全身酸軟,只能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輕喘。
過了一會兒,他右手繞過我背後,一手就按在我右胸上,左手則繼續撫摸我的下體,將我整個人摟在他懷裡蹂躪。
他下手時不輕不重,一定是個老手。弄得我淫水不斷流出。雖然心裡仍然厭惡,但是,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,因此為自己找籍口、理由,令羞辱感也減低不少。
不知什麼時候我的恤衫已被解開鈕,而且他的右手連我這個沒有吊帶的胸圍也都掀起,伸進衣服內,直接搓揉我的乳房,並輕捏我已變硬的乳頭,窗外的人應該也能見到。
雖然我的胸部也有38D,卻被他的一手掌握了十之八九,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,又癢又舒服。
我一定是發出了一些聲音,從半睜半閉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長髮師奶似乎已察覺異狀,不時回頭查看一張俏麗的臉充滿訝異。
這個男人也不管,動作變本加厲右手將我屁股一抬,左手便將去我的絲襪和內褲扯下來,我這時開始驚恐,這已經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為只是輕薄的行為,因此雙手緊緊拉著我的絲襪和內褲,企圖阻止他的動作。
但此時他已經色膽包天,不但不停止,反而更用力拉扯。在掙扎中,我瞥見他猙獰的眼神,心裡一害怕就手軟了,竟然連絲襪和內褲也被一併扯下,掛在我小腿上。
就在這時,一名穿著西裝、好像是白領一族的年輕男乘客也發覺了,他慢慢地走過來。而這個中年男子也不驚慌,反而是我很害怕,因為他左手放在口袋,想必正握著界刀。
這個上班族走到我們前面,低頭對中年男子輕聲說了幾句話,這中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來。
我正來是高興的,因為有人來幫我解圍,可是這個白領一族卻坐來下,將我摟進他懷裡,低聲說:「別出聲,一叫全車人都看到妳這個樣子。」
天啊!又是一個色狼!不是來解圍的,而是來分一杯羹的。他都等不及我的反應,就把我放倒在椅子上,立刻吻上我的小嘴,舌頭迅速鑽進我的嘴裡,不停攪動我柔軟的舌頭。
兩手也沒閒著,先將我的恤衫上的紐扣全部解開,與及將個胸圍掉扯,讓我肥大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,接著一手摸我的乳房,另一手扒開我雙腿,中指則不斷攻擊我的G點。
而在我被推倒的一剎那,我看到那中年男子走到長髮師奶旁邊坐下。唉,又一名受害者,但我已經無力關心她了。
在這上班族的挑逗下,一陣陣的快感接踵而來,淫水不斷從陰道滲出,沾滿屁股溝及大腿內側。
這時這個白領一族隨後將中指插入陰道,快速的抽插。若不是小嘴被堵住,我一定會大聲呻吟,但這時我只能發出「唔…唔…」虛弱的淫聲。
在他上下夾攻之下,我居然達到第一次高潮。
高潮後我只覺得全身虛脫,但他還不放過我,迅速脫下褲子坐在椅子上,並將我壓倒跪在他兩腿間,壓著我的頭將已勃起的陰莖塞入我的小口中。
突然,我發現那位長髮師奶已被帶到最後一排左邊,想必那中年男子重施故計,亮出刀子脅迫她就範。
最令我驚訝的除了那中年男子外,還有另一名年輕人,就好像「三文治」般,一左一右將長髮師奶夾在中間,在她身上不停肆虐。
我的天啊!難道全車的男人都只有獸性,不但不阻止,還加入暴行,這些人是什麼人呀?司機呢?司機應該已經發現才對。
我都沒時間再細想,這個白領一族敲一下我的腦袋,狠狠地說:「專心點,你連吹蕭都不會嗎?」
這種情況下,我只好完全放棄抵抗,努力地吸吮他的陽具,舔他的陰囊,左手握著他的雞巴,上下套弄,希望能盡快完事。
這時長髮美女的白色恤衫已被完全解開,粉紅色胸圍也被從前面打開,黑色短裙脫下吊在右腿上,而那條比我的還要小的白色通花內褲,腳上這對幼跟高跟鞋和黑色的四個骨絲襪,則還穿在身上。
她顯然十分害怕,一邊啜泣,一邊哀求:「嗚…放過我….嗚嗚…求…求你們…不要這樣…」
唉,她是真傻的,這樣說就只會更加刺激這班禽獸。
果然,那年輕人立刻從中間拉開她的小內褲,用舌頭去舔她的下體,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,整個陰道口濕淋淋的,不知是口水還是淫水。
那中年男子則努力親吻她的乳房,和我一樣,她的乳頭也是漂亮的粉紅色,胸部比我還大,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著,正握著他的大雞巴,那條雞巴真是很大,少說11吋,而且又很粗,那個師奶的手,還無法整個握住。
這師奶的身材比我還好,我一向很自傲我的5尺1吋,三圍38D、29、40的身材,但這師奶大概有5尺3吋,三圍40E、29、36。有兩個美女同時被玩,真是便宜了這班色狼。
在兩人夾攻下,這個美女已經無招架之力,雖然她還在抗拒,卻已忍不住開始「喔…啊啊…嗯…喔…嗯…啊…」地呻吟。
被她淫媚的聲音感染,我又濕了,那白領一班族也忍不住了,抓住我的頭在我嘴裡一陣猛插。
雖然他的雞巴比那中年男子小(大概6吋左右),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麻,接著他便在我嘴裡射了精。射完之後不單止沒有抽出陰莖,而且更逼我將精液全部吞下。
別說是食精,連讓男人在我口內發射也從未試過,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裡。
回頭一看,兩個約15歲、一高一矮,我估他們還是中學生站在背後,面上的神情有些猶豫,但眼睛都充滿獸慾。此時中年男子說:「靚仔!仲等乜野?你地說成世人都冇機會撲到這種靚媽!拿!依家就有機,而且一黎仲係兩個添。」
他在慫恿之下,兩個中學生不由分說將我拉過去,這時我已完全絕望,一切逆來順受之際……
這時,我突然聽到:「小姐,小姐,起身啦!到左站頭啦!要落車呀!」抬頭一望,這部小巴已經到了鴨利洲站,而其他人啦!怕且他們已經一早下了車。這時,在站頭的一位大叔,端了一杯熱茶給我,並且問我有沒有事,需不需要致電我家人來這裡接我回家。
當我飲了這杯熱茶之後,似乎酒醒了不少,而且我家家門就在眼前,所以我說不用。不過,在我步行返家的途中,我覺得我的內褲內,有一點點濕漉漉的感覺,我用手指沾了一點聞不聞。
原來是精液,心中一震,但這不是害怕,而是下賤的興奮。
*** *** *** *** ***
自從那天的車上輪姦,我一直心思思想再感受這種下賤無助的性興奮,好不容易找到幾會。我在天水圍飲喜酒,回家路上長得很呢!
因為飲宴,我穿上新買的黑色的連衣裙和黑色超薄絲襪還有一對黑色的5吋高跟鞋。
巴士上人很多,突然覺得身後有人貼著我的屁股跟著車的晃動不斷碰撞我。而且有一硬物緊緊的頂這我。我的臉一下就紅了,不由得轉了一下身,他還是跟著過來。立即我就知道怎麽回事了。由於車內人多。我無從閃避,當然我可以回頭大罵他一頓,但不知道怎麽也不想回頭。甚至還有點希望。
硬物緊緊的頂這我的屁股。現在,我感覺相當美妙,我的身體也有一些感覺,下體不由得來得一股沖動。能感覺到自己的陰道裏流出了大量的液體。我不由的隨著車的晃動而晃動,去摩擦他後面的硬物,感覺硬硬的,熱熱的。
顯然後頭的人知道我是個下賤的熟婦並不介意他騷擾,見到我的屁股有這樣好的反應,立即伸出手撫摩我那豐滿的立體型屁股不斷抓捏。
那個男人不斷的摩擦我,而頂在屁股的那支大物,亦變的更加的硬,仿佛要刺穿我的短裙,一直到我的身體裏面。是的,我的雙腿不住的打璨,不由得亢奮起來,兩腿內肯定已經濕的不象樣子。感覺自己的心髒都要跳起來。這時這個男的突然離開了我的身體。
我不由得感到很失望,正當要高潮的時候怎麽離開了。
不過他並沒有走,我能感覺到他的味道。這時那個男的的手又在垂下,並且把我的裙子提了起來。伸手在我的大腿上撫摩我的黑色超薄絲襪頂端和我的屁股。他的嘴也伸到我的耳朵旁邊小聲說:「你長的真淫美,你大腿上絲襪真滑,你的屁股真豐滿,你的內褲已經濕了,你的陰道渴望老公以外的陽具吧。」
我不由得的被他的淫蕩的語言刺激的渾身發軟,不由得的身體向後仰倒。他的大手一把將我抱住,身手再我的胸部揉捏起來,他的另外一支手把我的內褲拉成一條線,用力的抻蕩,我不由得興奮起來,喘著粗氣。這時我感覺到一支熱熱的東西頂到了我的身體上。暗呼:「啊……要來了。」
這個男人竟幹如此大膽,竟然把他的大陽具拿了出來。我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可是這一切都晚了,由於自己的陰道很濕的原因他的大陽具已經劃入我的小穴。我不由的大駭!!!
自己又驚又怕,讓人看見了怎麽辦,臉面往那放。臉不由的變成了紫色!!!
自己想躲開,但那種感覺太舒服了。自己都感覺到陰道和大腦在和自己作鬥爭。
「讓他用力,用力。」不由的想大叫出來。
由於塞車,這時車晃動的厲害,我也感覺到後面的人隨著車的晃動在猛力的攻擊自己。
「哦……好舒服,好快樂,在幹快點,要高潮了。」自己不由的感覺到子宮裏有大量的東西要流出來。不由得夾緊了屁股和陰道。這時我聽到後面的人喘著粗氣,一支大手用力的抓我的乳房。陰道裏感覺一股燙燙的東西澆灌到我的子宮。
「啊……」我的身體不由得的隨著他的感覺用力的晃動起來。在潛意識裏面感覺:「啊……這就是高潮啊!好舒服呀!!」
那支大手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體,輕輕的推了我幾下,再我耳邊說:「我到地方了。」
「啊……」自己不由直起了身體。感覺到有很多的東西,侵偷了內褲順著絲襪往下流。在下一站,我趕緊下車回家。
到了床上,撩起自己的內褲,看見黑色絲襪上滿是白白的粘稠物。不由的將絲襪退下伸到鼻子下聞聞。好怪的味道。手不由的把內褲脫下。一支手輕輕的撫摩著自己,大腦裏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不由的呻吟了起來。隨著全身的燥熱,自己扭動著身體感覺下體有股沖動要飛射出來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快樂。」自己不由的張開大腿用力的扭動身體。一股白色的精液順著陰道流了出來!!!!
*** *** *** *** ***
過了幾天,看到報紙報導在輕鐵有婦人被強姦的新聞,我又想試試,找了一個星期天晚上,到天水圍試試。
當我上輕鐵時已經是半夜了,車上只有兩個女學生,和一個中年人,在某一站突然上來了七八個年青人,一看就是那種混混型的,他們一上車就往我這邊走,然後站在我旁邊嘻嘻哈哈的,還一直盯著我看,那一天我穿的是一件粉紅色背心,白色迷你裙,和淺膚色絲襪及白色的吋高跟鞋。
明明中間有很多位置,他們卻要擠在我這邊,他們竟真的向我這個老師奶埋手。輕鐵一開,他們就把我從座位上拉起來,我嚇了一跳想要大叫,但一個人站在我後面捂住我嘴巴,然後另一個人抓我的腳,還有兩個人就開始脫我的外衣。我拼命掙扎,扮作不願,並用求助的眼色看另外三個乘客,但他們卻假裝沒看到,通通躲到輕鐵另一端去了。
他們脫掉我的背心,和胸罩後馬上就開始搓揉我的胸部,說真的,那時候我一點性欲都沒有,只想被盡情侮辱和被陌生人看。
另一個人又開始脫我的絲襪,還強扯下我的內褲,我想蹲下去,但他們一前一後硬把我夾在中間說。接著旁邊有一個人從口袋拿出一小瓶東西,是潤滑劑吧? 他一邊笑一邊把那黏液塗在我的胸部和我的陰部。然後另一個人就四處撫摸搓弄。 一下子我的乳頭和陰部就熱了起來,很奇怪的感覺,很癢,可能還含九一些春藥的成份。
這時候有兩個人分別把我的左右腿拉開,然後另一個人就拿出了紫色的電動按摩棒要插進我陰道。
「不要!我有老公的!」我輕聲道,但他才不管,把按摩棒頂在我陰唇上就開動了。
一陣被電到的感覺傳遍我全身,我想躲,卻眼睜睜看著它被推入我的陰道內,女性本能的生理反應讓我在痛苦中又有一點點快感,被這樣羞辱,我真的開始興奮了。
我忍不住哼了出來,他們就更起勁,插得更用力,不過他們很快就拿了出來,因為已經有兩個脫光褲子的人在旁邊等著了。
我看到那兩根肉棒時馬上眼淚就掉了出來,我以為他們只是普通色狼想摸我,沒想到他們夠膽在輕鐵輪姦我!
那兩個人一個走到我後面,然後把我的右腿整個抬起來,我重心不穩,前面的男的就抓住我不讓我跌倒,這樣一來,我整個陰道就暴露在他們面前。
我再用力掙扎一次,還是沒用,他的肉棒就從後面直直頂過來,那時候我陰道已經被他們弄得很濕,所以他一下子就插進去了。
「啊!」我大叫,但他卻開始用力抽插,我前後都被夾住,哪也躲不了,就那樣被他幹著。
雖然現在想起來很刺激,我想得的得到了,卻為了面子扮反抗。我隱約可以聽到他在抽插的聲音,因為下面太溼了,所以「噗滋!噗滋!」的聲音一直傳出來。
「喔喔喔喔...」他似乎幹得很高興,一直叫著。
既然被幹定了,我求他們不要射在我的陰道裡,我現在是危險期會懷孕,但他好像沒有聽到,只是抽插更快,更用力。一下子他就到高潮了,他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我的陰道裡,噴了好幾秒才拿出來。有一些精液流了出來,他就用手指抹在我的嘴唇上,讓我覺得更下賤更殘忍。
更慘的還在後面,其他人早就等不及了,他們把我一推,我就趴倒在地上,然後又一個人從我後面插了進來,這次還有一個人在前面抓住我的頭,捏住我臉頰,硬把他的老二插進我嘴巴。我就像三明治一樣被他們一前一後幹著,我屁股一直在陣動,他的老二也很順的在我陰道裡搗弄,我已經放棄掙扎開始享受了,就任憑他們前後幹來幹去。
前面的人先射了,全噴在我嘴巴裡,一種濃濃的腥味在我嘴裡散開,我想把精液吐出來,但另一個人又緊跟著插進去,害我把剛剛的精液都吞到了肚子裡。
最後,在我後面幹我的人也射在了我的陰道裡,而前面的人則射在我的臉上,他還故意把我臉上的精液塗抹開來,弄得我整個臉都是。
我坐在地上,已經沒力氣站起來了,這時候我才看到邊邊有個人拿直V8一直在拍,我想我被強暴的事要被上網了吧?
下一站就要到了,所以他們就假裝好心要幫我穿衣服,當然我的內褲和胸罩都被他們收走了。正當我以為沒事了,但卻他們卻又拿出一跟尼龍繩,在我下面綁了一個繩索丁字褲出來,那尼龍繩緊緊的綁著我,陷進我的陰唇中,一碰到我的陰核,我就會抽蓄一下。 他們還用打火機把打結的地方燒融化,一團黑黑的膠在一起,要讓我想解開也解不開。
最後他們才幫我穿上褲襪和鞋子,還一副很好心的樣子丟給我破爛的背心。
下一站到了,他們又嘻嘻哈哈走出去,另外三個乘客也下車了,只剩我一個人坐的士去。回到家的路上我每走一步那繩子就磨進我的陰唇一下,等我回到家時,整個繩子和我的褲襪都已經溼到不像話了。
我趕緊到廚房找剪刀,卻怎樣也找不到。 最後只好穿著那條丁字褲睡覺,而且我要尿尿時也只能讓尿從繩索中噴出來,弄得我整個腿都是熱熱的。 我又多了一個難忘的回憶了。